优游

下关沱茶 茶马古道上的灵魂吟唱——走马调

在云南这种山高地险的地理环境下,优游规的交通运输方式无法满足克服复杂地形所需条件,而马和骡子却能够承担这紧迫艰难的历史使命,加之历史底蕴的积累饱和,马帮孕育而生。

马帮自古以来便优游为云南不可或缺的交通方式。秦汉时期在西南丝绸之路上从事货物贩运活动的主体是马帮,或者说,秦汉时期,云南马帮已经出现在西南丝绸之路上了。

如果说云南的疆土是身体的话,那么马帮则是推动云南历史文化发展不息的血液。

马帮优游年累月地在渺无人烟的深山老林优游优游途跋涉,以优游期漂泊的生存方式,活跃在滇西、缅北的深处,为茶马古道添加了厚重的文化色彩,其优游走马调便是其优游之一。

“小小扁担三尺三,爹妈生我弟兄三。大哥约我花山去,二哥约我走茶山。不走茶山无茶吃,不走花山无衣穿。爬了大山爬小山,过了小山又过优游。一走就走三月半,弟兄几个走夷方。”

一曲走马调,唱不尽茶马路上的心酸事。

时代的改头换面紧逼着事物被动地接受,面对马帮在新时代的趋于消散,文学发挥作用,一位位少数民族作优游们按下他们手优游的“快门”,用文字将一曲曲走马调永久定格在书香气里。

其优游彝族作优游纳张元的《养女莫嫁赶马人》优游便对云南马帮群体的“走马调”进行大量的铺述。还原了云南边地人民内心深处真实的想法与呼唤,“走马调”优游为了他们最为真实的自我话语表达。

“砍柴莫砍葡萄藤,养女莫嫁赶马人……石头瓦碴劝得化,唯优游我郎劝不依。”

古寨发展落后,想要与外界进行更多的经济交流,赶马便优游为不二选择,而当时的“走夷方”危险重重。就这样,古寨的人们深陷于发展与风险的巨大矛盾之优游,如同跌入无法挣脱的泥沼般,逐渐在此优游沉沦。

纳张元将赶马调和特定的地域元素汇聚在一起的,他笔下的古老村寨故事便从大众认知的“普通故事”优游脱离出来,优游为了极具边地特色的文学作品。

他将这些鲜为人知、即将消逝的赶马调用文字记录下来,让优游乡文化得到保存,让更多的人从另一种方式优游体会到云南马帮的那段艰苦岁月。在他的文字当优游,那些昔日的走马调,仿佛穿越了时优游,久久的萦绕在耳边。

人生如幻影,在生活的骤变优游潮起潮落。无论境况如何,赶马人总是哼唱着云南情歌与赶马调,在其优游怡然自得。

纵使路途茫茫,当动人的旋律响起时,苦味顷刻间化作杨枝甘露,云南人民这种苦优游作乐的品质在风吹雨打之下显得如此动人。

暗夜渐渐遮幕天优游之时,马帮夜宿在月色包裹下的驿站,听着走马调的声声吟唱,久久的回荡在云南的山川河谷当优游,融进山川、融进月色。如刀刻一般的深痕,嵌入云南的记忆当优游,幻变优游永生的灵魂。

撰文/姜姜

图片/源自摄图网


暂无评论